位置:首页 > 最新快讯 >

关于爱情的英文文章:最初的姓名,最后的爱情

格局大大 | 发布时间:2022-09-28 11:50:56 【来源:最新快讯】 68人已围观

简介你也许不认识叙利亚的阿多尼斯,但你肯定听说过他的诗篇:“早晨把墨借我,是要我写出暮色;暮色把墨的笔借我,是要我把早晨写下来。这个世界让我伤痕累累,可我的伤口上,却生长出了一对羽翼。” 出生在叙利亚的阿多尼斯,曾居住在黎巴嫩和巴黎。在阿拉伯语诗歌领域,他的影

你也许不认识叙利亚的阿多尼斯,但你肯定听说过他的诗篇:“早晨把墨借我,是要我写出暮色;暮色把墨的笔借我,是要我把早晨写下来。这个世界让我伤痕累累,可我的伤口上,却生长出了一对羽翼。”

出生在叙利亚的阿多尼斯,曾居住在黎巴嫩和巴黎。在阿拉伯语诗歌领域,他的影响堪比英语诗人艾略特,并被认为是诺大奖的有力竞争者。同时,他还是一位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和画家。他被判处6个月监禁,罪名是参加了叙利亚的社会民主党。他倡导革新新诗,反对权力与世俗,反对神性,并以尖锐的文字和直指死亡与存在等主题而备受阿拉伯国家的关注。但是,这一切都掩盖不了他的诗作中的文字之美。

阿多尼斯,叙利亚的诗歌

The Beginning of Khaled Mattawa's Name

My days are her name

And a dream if heaven passes a night in my sorrow that's its name.

A hunch is her name.

And a banquet where the butcher and the murdered are one that's her name.

I used to sing: Every rose

In what is her name

On the road her name.

Has the journey reached its end? Did she change her name?

《最初的姓名》(Greennification)

我的生命就是她的生命,

而那一夜,我却在悲伤中度过了一个夜晚。

还有她的姓名;

忧伤是她的姓名,

还有婚宴,如果把宰杀的人和屠户弄混了,

这就是她的真名。

我曾歌唱:当我想睡觉的时候,

一路上的蔷薇

全是自己的姓名。

这条路已经走完了吗?

她改名了吗?

阿多尼斯说:“写作,就是让那一口可以滋润心灵的泉源不断地流动。”我对阿拉伯语一窍不通,没办法以最直接的方式来领略阿多尼斯的美丽,但我惊讶地看到,英文与汉语的译本也有很好的语言美感和精神感染力。诗人把他和这个世界的差距具体到了一些诗中,也就不足为奇了,人们都说,诗是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母语”。阅读诗歌的目的在于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诗人与我们拉扯得那么紧密,把我们安置在一起。有些人认为阿多尼斯是来自阿拉伯的异端,是来自西方的外来者,我认为他是所有的人,他都是一个诗人。

How can I call what we have in the past? 英译: Khaled Mattawa

"Our relationship isn't a story

Not a human apple or jinn's

No indication of a season

Or a place

Not anything that could be historicized "

That's what the changes in us say

So how do I tell you that our love

Has been taken by the withered hands of time

《我怎么称呼我们之间过去的一切?》(注:)

“我们俩不是什么爱情

一个不是人,也不是鬼的

不要把它引入一个新的时代

或者某处的导游

不能成为历史。”

这句话出自我们内心深处。

所以,怎样描述我们之间的爱

在这

上一篇: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个诗人的名句,你能背下吗? 下一篇:上海小学排名来了,上海这些最强小学都在这了,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