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最新快讯 >

这个高考的“超级中学”,家长陪读比孩子还紧张

格局大大 | 发布时间:2022-09-26 19:38:49 【来源:最新快讯】 55人已围观

简介钱江晚报记者:毛坦厂小学门前,父母为学生送餐。 钱报走访毛坦厂,即将面临的考试 坐落在大别山腹地的一所高中,每年都有两万多名考生,是亚洲最大的一所高中。 马上就要高考了,那些陪考的父母,甚至都不想跳舞了,一个个都在忙着做着烤串,为自己的儿子补充营养。 一个星期

钱江晚报记者:毛坦厂小学门前,父母为学生送餐。

钱报走访毛坦厂,即将面临的考试

坐落在大别山腹地的一所高中,每年都有两万多名考生,是亚洲最大的一所高中。

马上就要高考了,那些陪考的父母,甚至都不想跳舞了,一个个都在忙着做着烤串,为自己的儿子补充营养。

一个星期后,安徽六安的毛坦厂高中,被誉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

这所高中,每年都有超过2万名的学生,这几年更是创造了一个奇迹,每年都有上万名考生被录取,而这四年,他们的本科毕业率也超过了一万。

而在这次的考试结果的后面,人们对它的教学方式提出了疑问。

毛坦厂镇地处大别山腹地,正是因为这所学校,才形成了独特的社会环境。从陪伴父母生活的点滴、商业形态乃至发展的趋向,都因为高考而改变;从这所高中毕业的学子,也对学校的严格要求颇有微词。

钱报日前对毛坦厂镇进行了深入采访,力图从各式各样的角度,再现出一所真正的“毛坦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毛坦工厂的午后很安静,甚至没有一点风声。浸堰村油坊街20号,方慧和她的同班母亲在打牌。隔壁小屋内,七十一岁的吉芳正在井下用力地往下挤,给他的外孙擦着运动鞋。

自从和孙儿一起回家后,吉芳就再也没有回家。她很担心妻子的病。吉芳是个文盲,在家务农,不会读书。她只能帮孙子洗衣做饭,孙子说一声:“外婆,你也要吃饭!”吉芳会开心好一阵子。

吉芳与母亲同龄的同窗们说不出话来,她有时候也会感到寂寞。在媒体面前,她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后还是支支吾吾地低下了头,开始擦拭自己的运动鞋。一墙之隔的68年,赵霞已经是她的第二个学生了。三年之前,她就是跟外孙女一起来的。赵霞在两年前就已经上了高中,后来就回来了。尽管跟房东关系很好,但租金一直在涨。这次,赵霞搬到了一个不算太贵的地方。有时候,她会走进自己的房间,在房间的另一边,有一个单独的浴室,里面有一个暖气,虽然没有大太阳,但一年的房租要四千块钱,这是她媳妇一个月的工资。

毛坦是一个凝聚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和不幸。有的八十多岁还在读书,有的四合院里挤着28个家庭,有的还在上学。

他们为孩子的一日三餐操心

三顿饭,是毛坦工厂里,最大的一件事情。他们每天的工作从早晨五点钟起,在6:10之前到达学校,他们得估算一下,然后为他们的小孩准备早餐:要吃饱,营养,不要过热,让他们多睡觉5分钟。孩子们一到学校,毛坦厂仅有的一个菜市场就人满为患。在树下,当地的农夫正在挑选着新鲜的本地蔬菜。

“为什么我的烤鱼没有你做的那么好吃?”一个女学生用勺子舀了舀,一脸的担忧。临近中午,油坊街十七楼的七八个火炉都在做着烤串,一股浓浓的油脂味和焦糖味扑鼻而来。

五月十六日,温度骤然上升至三十五度。当天下午,王鼎也没怎么吃饭,说是因为天太热,没什么食欲,要喝点冷食。晚上五点,同宿舍的父母叫她去街上玩,方慧说:“面条在汤汁中浸泡得太久,味道会变差!”过了三分钟,方慧像是听见了“冲”的声音,飞奔向小吃摊位,付了5元的一份冷面。

5:20,王鼎回到自己的公寓时,方慧的房间里,温度高达23摄氏度。方慧被媒体的到来弄得很开心,她对自己的孩子说:“这位小伙子是山东大学的,你看看他有多牛逼!”王鼎低头吃着面条,一言不发。方慧拿着勺子,将剩下的鸡蛋汤一饮而尽。

还有一些距离较近的父母,成为“送饭大军”。他们早早的就在学校的大门外等着。张娜一只手拿着一个饭盒,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椅子,两只胳膊下插着一只扇子,顺着一条蜿蜒的农道,朝着距离自己女儿住的地方走去。

上一篇:这是初中生写的作文吗?我居然看不懂 下一篇:清晨祝福短信,温暖人心今天我起床的早安问候,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