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最新快讯 >

北朝乐府的代表作品,今天终于有了正经出处

格局大大 | 发布时间:2022-09-20 01:19:18 【来源:最新快讯】 99人已围观

简介北朝乐府,泛指宋代郭茂倩的《乐府诗集》中所记载的“梁鼓角横吹”。其中不乏《企喻歌》和《琅琊王歌辞》等十六国时期作品。有些是在《高阳王乐人歌》(孝文帝袁弘之兄高阳王元雍),其音乐风格较为奔放,虽然出自于音乐创作,但也具有浓郁的民间气息。在北方,朝廷和王府中使

北朝乐府,泛指宋代郭茂倩的《乐府诗集》中所记载的“梁鼓角横吹”。其中不乏《企喻歌》和《琅琊王歌辞》等十六国时期作品。有些是在《高阳王乐人歌》(孝文帝袁弘之兄高阳王元雍),其音乐风格较为奔放,虽然出自于音乐创作,但也具有浓郁的民间气息。在北方,朝廷和王府中使用的音乐中,有许多都是从鲜卑到其它民族的。根据《新唐书·乐志》记载,在“北歌”中,有鲜卑、吐谷浑、稽三族三支民歌。《国语真歌》10卷,11卷《国语御歌》,《隋书·经籍志》中有大量的鲜卑歌曲。但是,元宏实行了汉化和民族的统一,使得后世的人们无法领悟歌谣,渐渐失去了音律。

今天所见到的“梁鼓角横吹曲”,虽然出自少数,但其词句早已被南方汉人译成、修饰,有的已经不是原来的曲调。比如《折杨柳歌辞》:“吾乃虏人,不知汉之儿歌”,其“虏”一词,明显是在南代乐官将其翻译成汉语时所作的改动。又有些歌曲虽然是从北而来,但其词却很有可能是梁代乐所写的,或者是由古代或南方人所写。例如《紫骝马歌辞》中的六首乐章,其前部和后部更为朴素,更像是北方的民间歌曲;至于“四曲”,则是根据陈释智的《古今乐录》所述,“十五入兵役”之后的一首古诗词。历代学者大都将其视为西汉时期的作品。还有《黄淡思歌》中的三首:“龙洲广州出龙洲广州,河上何郁拂。无论是诗歌中提及的人物,还是诗歌的文体,都与南方的民谣有异曲同工之妙。此词亦为梁代乐官所用的北方民歌谱写的一种江南诗词。在《梁鼓角》中,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比如《雍台》,根据《古今乐录》的记载,这首曲子是梁代的,现在流传下来的,都是梁武帝、萧衍、吴均所写的。

“梁鼓角横吹曲”保留了一批北方民间的民间歌谣,其曲调较“吴声歌”和“西曲歌”更为淳厚,表现出较南朝民间更为宽广的人生面貌。南方的民谣大都以情歌为主,多以抒发温柔为主。而在北方,由于战争的缘故,民间的歌曲,经常会折射出当时的人们的各种情况。比如《企喻歌》,描写了军人的风度和军人的气节。但是,在连续的战乱中,很多人都牺牲了,这也让人们产生了一种悲哀的情绪:“男子汉,离乡思死;一声哀伤,一具具尸体,死在山谷里。还有一些诗词还描写了战场上的苦难,比如《隔谷歌》中描写了被包围者“没有弓弦,没有箭矢,没有食物可以生存”;还有一句是说他成了阶下囚,筋疲力尽,吃不饱。还有几首诗则描写了当时的社会问题,比如《幽州马客吟》,说的是“黄禾起胜马,富贵成人”,似乎是穷人的愤慨之语。《捉搦歌》描写了穷人的痛苦:“男人有一千个野兽吃,有一个女人没有结婚,就是一个女人。”《琅琊王歌辞》云:“客为师,欲求其主”,这是一种在战争时期,普通民众被迫向“坞堡”的统治者寻求庇护的社会事实。

虽然在北方民间也有一些爱情歌曲,但因其不同的经济、不同的文化习俗,使得它们的情感歌曲呈现出一种豪迈、豪迈、豪迈的姿态,与北方民族的轻盈婉约截然不同。《地驱歌乐辞》:“月明之时,星光黯淡,若有若无,我已知。”《捉搦歌》中的“一对生来就是一对,但愿两个都是老太婆。”也许因为不像汉族那样受到封建的限制,他们可以畅所欲言,而且有的词句十分直白,比如《地驱歌乐辞》里的“老妇人不娶,踏地叫青天”,《折杨柳枝歌》中的“奶奶不嫁,就是孙子抱孙子”,这在汉族文学中是很少见的。

根据《旧唐书·音乐志》记载,在“北歌”中,也出现了《白净皇太子》等作品。这首曲子原为“魏晋时期的鲜卑民歌”,多以“可汗”为词句,以少数人的口音吟诵,难于解释。但梁代“胡吹”中还有《大白净皇太子》和《小白净皇太子》,其声韵与“北歌”迥异。这些“北歌”到了唐朝还有一些,但因为不会说鲜卑语言,所以都消失了。

著名的《木兰诗》也被公认为“梁鼓角横吹曲”之一。这首词两次提及“可汗”,颇像是“魏晋时期的鲜卑”。大部分学者都以为是出自于魏晋时期,但其词体及部分词作的文体与其与之相符合。

上一篇:武汉大学自考本科可报考了,最高可拿学位证 下一篇:一个保险营销员,从菜鸟到大师的进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