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最新快讯 >

我见犹怜,她比温香软玉更难得

格局大大 | 发布时间:2022-09-18 02:23:32 【来源:最新快讯】 66人已围观

简介本文是作者:奇人先生,授权每日阅读点书 app独家发行,相关帐号“每日看书”经合法授权转载,版权所有。1 镇国公被处死,罪名是勾结外族。 那天下了一场暴雨,闪电劈在地上,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洒了一地,街上的人都赶紧关好了房门,免得被这股恶臭影响。 女人的哭喊声和男

本文是作者:奇人先生,授权每日阅读点书 app独家发行,相关帐号“每日看书”经合法授权转载,版权所有。1

镇国公被处死,罪名是勾结外族。

那天下了一场暴雨,闪电劈在地上,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洒了一地,街上的人都赶紧关好了房门,免得被这股恶臭影响。

女人的哭喊声和男人的喊杀声混合在了一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整齐的军士们面色凝重,宛若一座铁铸的牢笼,密集的雨水击打在坚固的盔甲上,然后徐徐滑下。

他单膝跪地,后背鼓胀,一只肥大的靴子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男子长身玉站,步伐沉稳,从轿子里走了出来,身上服上金线绣着一条飞舞的巨龙,威风凛凛,威风凛凛,正是三皇子燕禹。

皇帝陛下,好色如命,醉心于炼丹和巫术。三旬九粮,民不聊生,太子们都是跃跃欲试,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掏空了身体,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一次,二皇子与镇国公之间的争斗,已经开始了,二皇子最大的依仗就是镇国公府,现在被晏渝打垮了,二皇子就彻底崩溃了,失去了主动权。

镇国公家的人看到他,都是勃然大怒,破口大骂,只是一句话,就被行刑者一剑砍掉了头颅。

燕渝没有去看看他的失败,而是去找一个少女。

她浑身被雨水打湿,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眼睛已经红肿,快要哭出来了,但她还是忍住了,死死盯着晏渝。

严渝根本不在乎少女对自己的恨意,一句话就让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放开她。”

仆人们纷纷解绑在她手腕上的绳子,手忙脚乱地打着雨伞。

四周的女家人或诧异或艳羡,望着少女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愤懑与妒忌,她怎么就那么幸运,能被三皇子看中不被杀,还能当个小妾,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被自己的敌人盯上,她不是要自杀来证明自己的无辜吗?

高大的男子弯下腰,一把抓住了少女的下巴,目光咄咄逼人,就像是一位在他的地盘上巡逻的将军。

“放开我!”他大吼一声。少女拼命地想要挣脱,但她的脸色涨得通红,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手掌。

可怜的王子殿下,竟然为了一个被处死的人,救了一个被处死的公主,两个人的地位差距实在太大了,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也太大了吧?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严喆珂的倔强和愤怒,却不知道,“烈女”的外表下,是一种狂热和执着。

2

严冬时节,大雨滂沱,冰冷的气息穿透了简陋的囚服,渗透到了她的骨骼之中,让宁雨恬浑身酸痛,她的手腕被绳子勒的红红的,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宁雨恬感觉自己这一生的表演,就是为了这一刻。

刑台上的人就象是一群被屠杀的牲口,凄厉的惨叫和哀求就像是一首动听的曲子,鲜红的血液在眼眶中翻滚,宁雨恬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笑意。

她等这一日,已经很长时间了。

宁家覆灭,她仰望的心上人从天而降,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宁雨恬在认识了晏禹之后,就发现这两个人都是一类人,都是专横、冷漠、专横、固执。

但晏渝身为太子,应该喜欢温柔体贴,体贴温柔体贴的贵族千金,而不是像她这样,只想着自己的兄弟和父亲。

因此,哪怕她很兴奋,她也不能表现出来。

她在王府落脚,有丫鬟服侍她穿上锦衣。洗澡的时候,香气四溢,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宁雨恬终于感觉到了在雨中的疲惫,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晏渝掀开窗帘走了进去,只见她浑身上下都是丝绸,只有一张白皙的小脸,就跟刚从粽叶里挤出的糯米馅一样。

一股寒风吹入房间,让宁雨恬鼻子一酸,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声音中充满了浓重的味道,“你怎么会帮我?”

“报恩。”晏渝唯恐自己的寒意落在宁雨恬的脸上,只能远远的看着她。

“宁雨恬!

上一篇:山东英才学院学费多少?山东专升本学费收费标准统计 下一篇:诸葛亮的那篇“隆中对”,究竟翻译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