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最新快讯 >

谈笑有鸿儒,往来尽白丁这究竟是怎么了?

格局大大 | 发布时间:2022-09-17 14:52:31 【来源:最新快讯】 49人已围观

简介李景汉(1895-1986)是著名的社会学家,也是社会调查专家.1928年,受颜阳初聘为中华民政教育促进委员会调查科科长,曾领导“定县调查”,在海内外影响颇大。一九三五年开始在高等院校任教,先后担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等院校的教学工作,并在中国人民大学任职。他的作品有《实地社

李景汉(1895-1986)是著名的社会学家,也是社会调查专家.1928年,受颜阳初聘为中华民政教育促进委员会调查科科长,曾领导“定县调查”,在海内外影响颇大。一九三五年开始在高等院校任教,先后担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等院校的教学工作,并在中国人民大学任职。他的作品有《实地社会调查方法》、《定县社会概况调查》、《中国农村问题》等《北平郊外之乡村家庭》。李景汉的名头和他的社会性研究密不可分。以深入细致的社会调研,把握准确的社会现实,从而为社会改革与建构提供一个可行的方案,并建构一个具有地方特色的社会学学说,这是其一生的目标。“我在做宗教研究。”

李景汉深信:“只有相信自己的研究,才能打动他人,相信调查。”李景汉把平凡乃至乏味的社会调研当作一种高尚的“信仰”,为此,他用自己的毅力和普通人所无法体会的热情,一心一意深入河北定县,在农村进行了八年的调研,缔造了一座历史上的“定县调查”。自那以后,虽然天下大变,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自己的社会研究,他还写了一篇文章,提倡“学习之旅”,把自己的旅游当作一种社会研究。

李景汉在海外留学期间,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社会研究信念。美国的老师经常会向外国学生询问他们的年龄和性别分布,而他们的答案却很好,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答案,这让他很尴尬,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这些事件使李景汉深受打击,被他视作“国耻”,于是决定回到国内进行社会史研究:「我干这项工作的目标,就是要将中国的人口、土地等情况,全部记载出来。中国人的国耻就是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因此我说回到中国以后,就要一辈子都在进行研究。临走之前,他还给自己定下了“三不”的规矩,不做官,不做生意,不做军人。

1924年回到祖国以后,他立即投入到了调查的工作中,调查了北京的妙峰山“朝顶进香”活动,调查了京郊的农民,调查了三轮车夫、手艺工人、行会和普通人的生活费。其后,他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的社会根基在于农村,于是将研究重心转向了农村,进行了有名的“定”调查。此后,他一有机会就开始了对云南的考察,对京郊地区和新中国建国的早期,都进行了相当有影响力的社会考察。他坚持自己的侦查理念,顶住了种种诱惑,甚至不惜冒犯军阀等大集团,也挺过了疾病、战乱等磨难。

在他的晚年,他与中国社科院的同僚谈论自己的人生历程时,仍然津津乐道地谈论五十多年以前一位友人赠他的一幅“一二三四五”,一幅是“六七八九十”,一幅是“加减乘除”;还有一幅是:“坐在座位上,没有一位儒生,走遍天下。”他还加上了一句:“我行我素”。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当时是如何工作的。

“最重要的,就是现实!”

不管是搞调研,或是读经,李景汉最重视的就是“实”。他说:“人要做一个老实人,要老老实实,老老实实、老实、老实巴交、老实老实、真心实意、实打实、实事求是、质朴、务实、严谨、讲课、老老实实。”翻阅李景汉的著作,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数字、表格、事件,初看时还觉得乏味,然而,就是这种“赤|裸裸的真理”,才让他的研究变得坚实而持久。

“最好的见证词,最能反驳。”就拿《定县社会概况调查》来说,它展现的大多都是一些实际情况,很难看到李景汉的观点和主张,但也正因为如此,它才能成为我们了解当时华北农村地区的一个重要文献。李景汉认为,土地问题是乡村最基本的问题,应采取节育、移民、增加生产等手段,以克服中国的农业资本主义道路,强调发展农业的农业和农业的合作。梁,晏阳初

上一篇:恩师寄语以及月色唯美句子征集,结果新鲜出炉! 下一篇:如何能学好英语?学好英语的方法又有哪些?